安徽在线主页 > 房产 > 正文 >

一周丢掉10省会,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不敌塔利班?

时间:2021-08-13 15:19: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608

▲8月6日,一名阿富汗政府官员在首都喀布尔遇袭身亡后,安全人员袭击现场执勤。塔利班随即承认是该组织实施了此次袭击。图/新华社

▲8月6日,一名阿富汗政府官员在首都喀布尔遇袭身亡后,安全人员袭击现场执勤。塔利班随即承认是该组织实施了此次袭击。图/新华社

自今年5月至今,随着美国撤军计划基本完成,阿富汗的不稳定局势进一步加剧。当地时间8月12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已经占领加兹尼省首府加兹尼市。而这是塔利班一周内占领的第10个省会城市。该市距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仅150公里,战略位置关键。

节节胜利的塔利班不断攻城略地,距离首都喀布尔越来越近,似乎占尽战场优势。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尽管言辞之间信心满满,但似乎已经无法阻挡塔利班的进攻。塔利班强势崛起下,阿富汗局势必然会对国际和地区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8月4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代理防长住所附近遭汽车炸弹袭击,安全人员打死4名武装人员。图为学生走过汽车炸弹袭击现场。图/新华社

▲8月4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代理防长住所附近遭汽车炸弹袭击,安全人员打死4名武装人员。图为学生走过汽车炸弹袭击现场。图/新华社

局势剧变

美军低频次空袭无法撼动前线战况

在过去一周多时间里,阿富汗战场形势出现了剧烈变化。

塔利班先后攻占阿富汗多个省会城市和关键边境城镇,兵锋直指首都喀布尔,多个城市的阿富汗政府军不战而降。

阿富汗34个省会城市中已有10个被塔利班占领。包括首都喀布尔在内的阿富汗多地遭到塔利班的袭击。塔利班的攻势,大有席卷阿富汗全国的态势。

而局势的剧烈变化,也使得计划于今年9月份从阿富汗完成军事撤离的美国,指责塔利班未能遵守和平协议,并不得不同时采取措施平息来自于国内外的批评。

为此,美国向阿富汗派遣空中力量协助空袭塔利班部队,希望能够阻遏塔利班的攻势,稳定阿富汗局势。

但是,一方面美军的空袭频次太低,甚至“一天只有个位数”,无法撼动前线战况;另一方面,冲突地区遍布阿富汗全国,美军空中打击无法涵盖所有战线,事实上也不能帮助扭转战局。正如美国总统拜登所言,“阿富汗政府需要战斗”。

而阿富汗总统加尼访问美国时,要求拜登政府暂缓撤军,也未能如愿,仅仅得到了一些空头许诺。阿富汗政府在对塔利班攻势组织防御的同时,政府控制区内氛围也空前紧张。

为给军队和民众打气,阿富汗政府一方面许诺将会收复丢失的省会城市,另一方面则向关键战线调集军队。总统加尼前往首都喀布尔的北部重镇马扎里沙里夫,视察了当地驻军,试图提振官兵士气。

但阿富汗民众仍不免人心惶惶。在过去数月里,首都喀布尔涌入了大量难民,而随着塔利班兵锋逼近,喀布尔的很多民众也准备逃离。

一些较为富裕的民众,希望前往海湾阿拉伯国家如卡塔尔、阿联酋和科威特等投亲靠友,也有不少民众希望前往南部的巴基斯坦、西部的伊朗和北部的中亚国家避难。

▲7月31日,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一处临时营地的难民们。由于连年战乱,阿富汗很多家庭流离失所,只能栖身于条件简陋的临时营地中。图/新华社

▲7月31日,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一处临时营地的难民们。由于连年战乱,阿富汗很多家庭流离失所,只能栖身于条件简陋的临时营地中。图/新华社

“先北后南”

新战略显示塔利班城市攻坚能力增强

近期被塔利班攻取的省会城市,主要是阿富汗东部和北部边境省份。

这种“先北后南”战略,与塔利班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席卷阿富汗的“先南后北”的战略态势十分不同。

在上世纪90年代,塔利班从南部的坎大哈省崛起后向北拓展,击败各路阿富汗军阀后夺取首都喀布尔,随后继续向北压缩各个反对派军事力量至阿富汗与北方邻国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边境地区。

采取这种策略,原因是阿富汗塔利班是以南部普什图族为主的政治和军事力量,与当时阿富汗北部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和哈扎拉人地方势力存在竞争关系,因此先从南方崛起,再向北方推进,是较为理想的战略。

但是,在近期的攻势中,塔利班先攻取的是北部地区,比如昆都士是阿富汗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占据多数的城市,显示出塔利班已经突破了传统的地区族群限制,在阿富汗多个地区享有政治优势。

此外,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塔利班大多在农村和边远山区占据主导,但近期能攻取10万甚至数十万人聚集的省会城市,显示出其城市攻坚能力显著增强。

塔利班“先北后南”的新战略,既源于阿富汗战场形势的新变化,也源于阿富汗政府军的尴尬现状。

一方面,在2001年美国推翻塔利班主导的阿富汗政府后,战火长期集中在阿富汗的南部坎大哈省。在美国及其盟国帮扶的阿富汗政府军组建完毕后,双方争夺重心也是在南部和中部地区,因此北部的防御相对空虚。

与此同时,2001年后,来自于北部塔吉克和乌兹别克部族的阿富汗“反塔利班联盟”军队和地方实力派,大举进驻喀布尔争夺权力,也导致北方地区相对空虚。2017年塔利班就曾经短暂占领昆都士,暴露了阿富汗政府的防卫漏洞。

另一方面,尽管人数和装备都优于塔利班,但阿富汗政府军在战场上却难以占据优势地位。

阿富汗政府军尽管有三十多万人马,且长期受到美国军事援助和训练,并在2017年前后,开始接手美国军方移交的防御重任,但其战斗力不堪。

美国军方评估也提出,阿富汗政府军素质不佳,军队内部腐败和派系斗争严重,只能担任治安任务。唯一有作战能力的“阿富汗特种部队”,仅一万人左右,在当前成为了阿富汗政府的“救火队”,被分散在了绵延的战场上,难以发挥关键作用。

▲7月23日,安全人员在阿富汗坎大哈省与塔利班交火。美国国防部7月22日说,美军近日在阿富汗实施空袭,以支持阿安全部队。图/新华社

▲7月23日,安全人员在阿富汗坎大哈省与塔利班交火。美国国防部7月22日说,美军近日在阿富汗实施空袭,以支持阿安全部队。图/新华社

保持接触

自主重建广泛包容政治架构至关重要

阿富汗目前的局势变化,无疑也影响着周边地区的安全形势。

一方面,阿富汗国内冲突很可能“外溢”至周边国家,冲突中的炮火可能越过边境,战斗人员也可能逃匿至周边国家,周边国家如巴基斯坦、伊朗、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纷纷提升了边境防卫等级,密切关注其动向。

另一方面,国际社会担心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会像2001年前那样,重新成为恐怖组织大本营。因此,国际社会也开始同塔利班展开接触,观察塔利班的政治态度和主张。

伴随着塔利班的节节胜利,阿富汗似乎也在迎来新的社会秩序。在过去多年里,塔利班领导层几经更换,其高层多次表态,将不会再向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提供支持,同时将会以更加包容和开放的态度,来管理阿富汗国内经济和社会。

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时间里,英国、苏联和美国,都曾先后信心满满地进入阿富汗,随后都丢盔弃甲地狼狈而逃。每一轮外部势力的介入与撤离,都伴随着阿富汗内部政治力量的重新洗牌。而今,阿富汗也似乎正在迎来新的历史,未来何去何从,尚待观察。

当此之时,国际社会与各方保持对话接触,推动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尽早取得实质成果,自主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对于重建中亚地区的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至关重要。

特约撰稿人 | 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