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在线主页 > 新闻 > 正文 >

数字化转型别再遗忘中小企业了

时间:2022-09-27 13:14:57 来源: 阅读:3308

胡总最终还是没有在二期合同上签字,他黯然地放弃了。

1 胡总的困惑

半年了,数字化转型一直折磨着胡总。

作为是一家300多员工制造业的老板,久经商场的精明人,在数字化转型这件事上,浑身都是无力感。

胡总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有战略思维,参加了不少总裁培训班,走访了很多国内国外的朋友、同行,眼界很宽广的。他了解美国中小企业的数字化的领先性,知道国家对于制造业数字化的扶持,看过大公司的数字化对他这样的中小企业的碾压。

胡总最开始,用纸质材料记录,效率太低了;然后是采用Excel来记录,效率高了很多,并且可以复制、汇总、分析,但是录入、权限、流转、多人处理和多各表关联问题太多了;接下来,订阅了Saas软件,确实是质的飞跃,而且移动端的应用随时随地可以录入、监控、审批、分析,开始让他很满意。

很快他就发现Saas的问题。

首先,Saas软件用起来很流畅,但是总是和自己的企业业务流程有差别,变成了自己的经营管理得适应着软件来进行;其次,CRM、ERP、MES各自为战,每一个都很好,但是,没法协同工作;最后,自己习惯于根据经营管理情况,每个Q做一次调整,但是Saas软件提供商大部分都拒绝了,感觉自己被束缚了。结果是,使用Sass软件的同时,还要用Excel做衔接,半自动半手工的凑乎了一年。

最终,胡总下决心,找供应商为企业定制一个适合自己的系统,投资50万,启动了一个软件开发项目,从此他寝食难安:太慢了,供应商需求调研、开发、测试、使用都是以月为单位进行的;太贵了,一个人一天2000元,4-5个人长期在项目中;太扯皮了,哪个功能算新增另加钱,哪个功能是需求描述不清,哪个功能算作二期…。每次看到新的功能上线的时候,都像拆盲盒一样,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半年后,系统带着大量遗憾勉强运行起来,配合营销和生产转动起来了。供应商说,需要签二期合同,否则,所有功能停止修改和新增。

犹豫了很久,胡总最终放弃了。

2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卡在哪里

企业数字化转型有问题吗,道路选择错误了吗?

从国际上来看,2020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3.6万亿美元,中国为5.4万亿美元,中美差距约为2.5倍。中国数字经济仍处于较为初级阶段,产业数字化改革有待深入推进。

从国内政策来看,四五规划和2035年纲要的第五篇,专门谈到“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问题,“数字化”在《规划》全文出现25次。

从标杆企业来看,中国石油实现业务数字化,打通了油气生产、炼化、物流、销售等各环节数据,实现业务链协同优化;重塑了管理架构与流程,深化人才资源共享机制,实现管理数字化。

道路没有错,可是软件开发投入是中小企业无法承受的。

随着云计算的普及,尤其是,架构即服务的Iaas和软件即服务Saas的普遍应用,让部分企业可以接受软件投入成本。而这却是绝大部分中小企业根本负担不起的。因为成本投入主要包含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业务设计:人力依赖,要求复杂

设计包括角色设计、数据项设计、数据流转设计、权限设计、策略设计、分析设计以及第三方系统交互设计。需要经验丰富的业务设计师,反复确认、修改的设计稿确认。

业务设计师的人力成本、设计业务的复杂性、反复沟通的高消耗,导致业务设计成本居高不下。

二、开发过程:细节繁琐,多次返工

架构设计、UI/UE设计、Java开发、前端开发、系统测试,一个团队往往至少需要3个月才能真正启动开发工作。

人员成本的逐年攀升,开发过程中的多次返工,造成开发过程同样是一个投入很高的环节。

三、运营过程:不断迭代,无限优化

事实上,系统上线才是需求真正挖掘的开始,即使系统没有任何BUG。运营中可以快速且大量发现企业业务流程的缺陷和需要优化的方方面面。

于是,运营过程是业务分析过程和开发过程的不停迭代,要么企业按月投入高昂的运营费用,要么追加二期三期合同。

从项目的过程可以看到,对于投入较低且可以预测的Iaas和Saas相比,软件开发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吞噬着企业的资金,似乎是一个中小企业玩不起的项目。

出路在哪里?

3 远传科技低代码顺势而为

经过12年的潜心研发,开始用于客服行业200多项目的远传低代码开发平台(简称“低代码”),顺势而为,解决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难题。

总体上又分成低代码和零代码两大类,充分解决软件开发三个过程中存在的成本高的问题。

零代码采用Excel-Like和Powerpoint-Like的操作风格,让非IT人员成为公民开发者。

远传低代码开发平台具备以下能力:

     1、可视化页面搭建

2、可视化模型设计

3、可视化流程设计

4、可视化报表及数据分析

5、权限、角色设置标准化和业务化

6、无需关心服务器、数据库等底层运维、计算设施设备、网络等等复杂技术。

基于远传科技低代码开发平台,变革由此产生了。

远传科技试图以自身为载体,将过去的“甲乙方”三个过程转换为“圆桌式”,让纯业务人员都可以进行应用的自主搭建,以此保证所有企业的业务场景都能做到数字化,所有的数字化都基于实际业务建立。

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远传科技“公民开发者”的模式带来的变化有:

一、设计过程:自主设计

最熟悉企业的业务的企业的自有人员,自有人员做需求分析、业务设计,完全可以设计角色、数据项、数据流转、权限、策略、分析以及第三方系统交互。

二、开发过程:全民开发

低代码和零代码,能让企业内部人员操作,成为全民开发者,不必专业的架构设计师、UI/UE设计师、Java开发人员、前端开发人员。

三、运营过程:自行运营

系统上线后,公司自有人员即可运营,不断的迭代。

“全民开发者”的模式,让成本节省80%以上,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人员节省:可以节省业务设计师、架构设计师、UI/UE设计师、Java开发人员、前端开发人员的成本;

二、沟通节省:可以节省业务设计师和技术人员的沟通成本,而且沟通是反复多次沟通,更有甚者,沟通失误导致的返工的成本更高;

三、运营节省:可以节省长期迭代带来的二期三期的项目费用,运营变成企业的自运营。

IDC的数据,截止2021年,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已达4,881万家,数字化程度仍处于较低水平。正如OECD秘书长Angel Gurriá在演讲中指出的,没有中小型企业的参与,就没有可持续化的数字化转型。

事实上,不少企业都是在使用远传低代码开发平台后,一点点摸索到数字化转型的路径。远传科技低代码的圆桌式开发大幅降低了软件开发成本,帮助中小企业搭上数字化转型的快车。

最终胡总选择了远传科技的低代码解决方案。